贵州大学首页 贵大研究生院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沙龙 >> 正文
学术交流沙龙||洪名勇教授:从煤烟里的生活到农地习俗元制度
来源:  作者:李富鸿 娄磊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20-10-24  点击率:426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学术交流沙龙||洪名勇教授:从煤烟里的生活到农地习俗元制度

九十年代,攒一年钱、花好几个月工资买辆自行车,没几天车丢了,你是会选择愤愤不平去警局报案,抑或是本着毕生所学的脏话不休咒骂?这个人不一样,起笔就是亚当·斯密,援引其“保护人民不使社会中任何人受其他人的欺侮或压迫”探讨自行车失窃所反映的公共部门职责缺失问题。

老式三层小楼的顶层,原应是阳光充沛、空气清新,可曾料想,冬日里房屋里弥散着的尽是楼下邻居烟管里排出的“袅袅炊烟”。没有诗情画意的遐想,只是不经意间脑补颇为有趣的诸如“楼下的,你家煤烟又进我家了”的市井对话。这个人不一般,一挥手用外部性理论梳理各方利益关联,落笔时不忘以小见大,谏言城市规划中的可持续发展之策。

 

 

学术沙龙现场照片

1015日晚,尽管风雨有所阻拦,贵州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洪名勇教授如期于崇文楼(经济学院)报告厅532,以“我的研究基础和科研选题”为话题和经济学院研究生一同展开学术交流与分享,下文为部分演讲实录整理所得。

 

田埂间的马恩初遇

1985年,我考入贵州农学院(现贵州大学)农经系农业经济专业。1989年留学校人事处工作,同年下乡劳动锻炼,我去的是当时还被称为毕节地区中的织金县。当地自然条件特别恶劣,种植的玉米产量极低仅只每亩30~50公斤,而八十年代有句致富经叫‘要想富得快,烤烟加油菜’,油菜单价很高,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当地推广油菜种植。为了消除农户的疑惑和抵触心理,我们签订了带有保收条款的合同。结果,部分农户转身就把种子直接扔在地里,施肥除草样样不管。期间,也面临着‘你光只会讲,不会做’的质疑,好在自己也是农村出生、农活也在行,拿起锄头也还是得到老乡们的肯定。结果,下次再去乡里搞推广,农户远远看到你就乐呵着赶紧往家里走,怕也是心里想着‘又有人来帮着干活咯’。农业技术推广工作很累,但切身的农村工作经历和体会也为后来研究农业问题、观察农村现象带来了莫大的帮助。虽然过程很艰辛,事后回味颇觉价值。

当然了,更大的价值在于,农村地区没通水通电,除了工作外生活也还是枯燥的。晚上也能安心看书学习,自己也在织金县的新华书店买了十来本《马恩全集》,厚厚的一大本那时才几角到一两元。娱乐匮乏的年代,书籍也成了最有乐子的消遣。”从田埂间的马恩初遇和数年的知识积累中,而后洪老师回到农经系任教于199434日在《贵州日报》以《略论土地增值分配》发表自己第一篇关于土地的论文;1998年,《经济学家》刊登其因代表作《论马克思的土地产权理论》,系国内第一次系统总结和研究马克思的土地产权理论;2008年,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专著《农地习俗元制度及实施机制研究》,系国内第一位对农地习俗元制度进行研究的学者,该专著2010年获中国农村发展研究奖、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13年获教育部社科成果三等奖。

 

YP20160403101710875

 

洪老师早期刊登在《贵州日报》上的论文

忙?抱着娃娃搞科研

“因为和我一届由人大毕业的老师也需要下农村锻炼,从织金县回学校后作为代课老师我讲授的第一门课程是《法律基础》,农经出身的我颇感压力,天天看法律相关的书再给学生讲课,竟也有时代表学校去法院打官司。1993年,土地和房地产管理专业开始火爆,学校有意愿开设相关专业,于是将我派往当时土地管理专业的权威学校--华中农业大学进修。学习半年后,我开始在校内讲授《房地产经营管理》课程。而后上的课程也多为系内第一次开设,诸如《土地管理》、《投资项目评估》、《消费经济学》、《劳动经济学》、《产权经济学》、《经济管理前沿》、《制度经济学》、《比较制度经济学》,甚至《财务管理》、《会计学原理》、《审计学》这类和个人研究方向毫无关联的课程。

 

          YP20160404203355137YP20160403164541215

 

洪老师早期见证贵州农学院和贵州大学转变历程的教学任务书

我就是这样从行政岗转向了教学岗,当时学校的教授因为数年才评一次而特别稀缺,我来时农经系仅一位教授,副教授都特别少,讲师和助教特别多。当时的科研环境从未想过会像今天这样,非名校、本科学历毕业的我给本科生讲课都压力巨大,更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给研究生讲课;此外,也没有任何的研究平台、没有任何的课题,那时候的核心任务就是和本科生打交道。因为当时整个贵州农学院才两千多人,一届一个系就一个专业才三十多个学生,老师能认识每一位学生,想当班主任还得去争着当。直到1993年,我国才第一次开评国家社科基金,还不是现在标准的社科基金。没有研究经费、没有研究条件,研究环境和氛围更无从谈起,老师们也没有写论文和发论文的想法和意愿。要知道,那个年代老师在《贵州农学院丛刊》发表一篇论文就能评选为副教授,当然过程是异常的艰难。

给你们讲一件事情,你们写论文都比我要轻松。我刚工作那几年也刚好赶上我女儿的出生,没有请人带,从生下来开始一周内主要是由我夫人在带,但是老哭。我觉得这件事情很麻烦,夫人生完孩子很劳累还得不到好的休息,我就说‘能不能让我来抱一下’,也巧女儿和我天然就有亲合力,一抱在我怀里她就不哭,这事就摊上了,我就全程管。包括晚上睡觉、到后来的走路吃饭,直到现在她第一次走路的样子也还是能在我脑海中回荡。那时候,管完夫人管孩子,直到大人小孩都睡着了,我就开始备课看书写论文,一般都得12点往后了。因为还得做家务什么的啊!小孩啊,一堆脏的东西,又没有洗衣机,所以我还是很感慨科技进步,家庭条件改善后买了洗衣机我再也没洗过衣服,否则我得全程洗。这段时期,讲授多门课程也使得我在备课之余有着对问题的诸多思考。”期间,洪老师讲授《土地管理》时就土地管理中的产权管理写文《建立农村土地市场的思考》和《试谈土地产权市场的配置》,讲授《房地产经营管理》刚好遇上房地产行业兴起但乱象丛生写文《房地产市场需要健全的市场规则约束》和《推进住房分配货币化》,讲授《产权经济学》写文《关于培育产权市场的构想》和《农地产权制度创新是保护耕地之本》,讲授《投资项目评估》写文《贵州省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评估探索》。“我的早期研究可以说是来自于同学,为了将学生培养成高质量的人才的初心才有了我备课时的思考,边想边写边和学生讨论才有了相应的学术成果。”

 

 

YP20160404203616701

 

洪老师讲授《消费经济学》课程的备考讲稿

难?钻研尝试出新知

“我们常常讲研究生不是本科生,本科生的核心命题是学习知识,研究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研究知识,你学了老师的课听懂了不作数,我们还要为人类的知识添砖加瓦,硕士毕业添砖加瓦要求太高,添把稻草也就够了,当然添砖加瓦是求之不得。除了老师有义务把知识传递工作做好外,学生更需要主动亲身去做。我举个例子,1985年,时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系教授邓聚龙提出‘灰色系统’理论,1987年的我接触这个理论因为没有接受过任何的数理计量教学多次反复用例子套数模拟才理解模型。自然的,我们在九十年代将灰色系统理论用于预测粮食产量,把工程系的理论用于经济研究在当时那是相当罕见的,也算是学以致用嘛。”

除去对学术理论的探索,科研理论更应来源于生活。

九十年代,攒一年钱、花好几个月工资买辆自行车,没几天车丢了,你是会选择愤愤不平去警局报案,亦或是本着毕生所学的脏话不休咒骂?洪老师不一样,起笔就是亚当·斯密,援引其“保护人民不使社会中任何人受其他人的欺侮或压迫”探讨自行车失窃所反映的公共部门职责缺失问题;老式三层小楼的顶层,原应是阳光充沛、空气清新,可曾料想,冬日里房屋里弥散着的尽是楼下邻居烟管里排出的“袅袅炊烟”。没有诗情画意的遐想,只是不经意间脑补颇为有趣的诸如“楼下的,你家煤烟又进我家了”的市井对话。洪老师不一般,一挥手用外部性理论梳理各方利益关联,落笔时不忘以小见大,谏言城市规划中的可持续发展之策。

 

YP20160404193817641

 

洪老师刊登在报纸上的生活中的经济学系列文章

“对于农经领域研究,大家可能疑惑我该写啥论文?我个人感觉很简单,生活活动、经济投资活动、消费财富,宏观层面的产业结构和投资结构,微观层面凡是人的行为选择都可以研究,不然也不会因贝克尔产生「经济帝国主义」这个词汇,推荐大家可以看看贝克尔的《人类行为的经济学分析》。几年前,总书记在考察时强调农民自己也要勤奋致富,破除‘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政府送小康’怪象,我们团队就以《基于农户心理的农户贫困形成机制研究》申请了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正是农户懒的心理导致其懒的行为选择和资源配置,最后形成了差异化的贫苦差距,这不就是亟需解决的现实需求嘛!根据现实需求研究问题。经管类学生想发表文章一定要瞄准现实需求,你们要读三个文件:《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国家五年规划建议》和《党的三中全会文件》。包括很多老师在申报课题时执着于自己数十年的研究,从未考虑与现实需求相结合,结果往往是屡申不中。可见,上述的文件不应作为一项政治性任务看待,应将其视为一项义务性事情去学习,这真是一条知晓天下事极好的渠道。

此外,也可以根据学术研究进行选题,但是对于学生而言可能是艰难的。我看马克思的土地产权,我就认为这个事儿该研究。包括我当时看到产权的时候很激动,你别说,我记得有一次在家里,当时也刚好上这门课程,我说我要对产权进行系统深入研究,要是能构建出一个产权经济学,这个东西就更好了。但随后在贵阳新华书店买到了复旦大学张军教授的《现代产权经济学》,当时就觉得白高兴一场:人连书都出了!但这事没完,迈入这个领域就发现还有很多空白点是没有人做的。产权经济学,很少有人将产权作为一个中心研究对象深入研究这个问题。自然,学术贡献在贡献新理论之外,贡献新方法也是可以的嘛。这一点上,你们要向外国语学院用计量方法计量英语语言并发表贵大第一篇SSCI顶刊和中文系自编程序研究诗词韵律的两位老师学习。”

滞?持续创新成一方

“我发论文的选题很简单,从学生培养角度选题,根据教学内容进行选题,而不是只想着发论文。当时,也没有想着发论文的事情,就想着怎样通过深入思考把课讲好,最后将自己的思考写出文章再投稿。这里也需要特别感谢你们的师母龚丽娟老师(管理学院副教授),讲稿中我的字还是比较差的,我的字投出去很难被录用,她认真帮我用那种一页300字的方格纸誊写后,投稿命中率基本上是100%。没有计算机打印的时期,投稿的誊写工作是相当的艰难,我曾经在《贵州财经学报》上投稿的论文就长达两万字,手抄下来就是厚厚的一沓。投稿过去,编辑回复说文章很好就是太长,让我自己删掉一半,但是写了好几年的文章砍掉一半好舍不得,于是把另一半投稿在《经济学家》。从学生培养角度选题一直是我的做法,当时有很多热门选题我都没有去涉及,均围绕上课的内容来写,这样不需要拿着教材,就能用自己超前于教材的研究来讲授知识。但是,这也得有一个界限,像会计、财务、审计之类的方向我就不能去写。”

“持续研究是指一直在某个领域专攻,每次做完一项再开始下一项。我时常听到身边有老师说某某问题一直没想明白,我就劝他们先做一个阶段性的成果,没有人能将某个方面的创新一次性弄到底,而且你研究完一个问题就会发现新问题。大家如果看我的研究就会发现,我主要围绕制度经济学和土地产权制度展开研究,这两个领域我认为是一条线就可以写很多文章,但是诸如知识经济我写两篇就不能再写了,你的学术研究范围一定要加以限定并持续做,为了发论文而写热门话题你就不再是领域内的专家了。我们在这个领域承担了好多课题,我们承担了《农地流转口头契约》和《土地流转空间》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马克思土地产权制度研究》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持续的研究也使得我们编撰的系列丛书《农地制度改革与农地流转》入选十三五重点出版图书。”

 

 

洪老师出版的部分著作

洪老师学术历程时间线:

1985年考入贵州农学院农经系农业经济专业

1989年留学校人事处工作,同年去毕节市织金县劳动锻炼

1992年回农经系任教,同年上半年至华中农业大学进修

1993年考为经济师(全国第一次开考)

1995年破格评为讲师

1999年破格评为副教授

2000年入选贵州大学学科学术带头人

2002年破格评为教授、贵州省优秀青年科技人才

2005年入选贵州省第三批省管专家、省政府特殊津贴

2006年入选贵州高校哲学社会科学术带头人

2008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

2011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2012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咨询顾问、省优秀科技工作者、教育部农林经济管理本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

2014年贵州省核心专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

2015年国家百千万人才、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黔灵学者

2016年入选2013-2014年度国家高层次特殊人才支持计划(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中央联系的高级专家

 

 

学术沙龙现场图

封面 | 设计部 赵雨

文字 | 经济学院 李富鸿 娄磊

图片 | 哲学与社会科学研究院 洪名勇 经济学院 邓阳芳

 

作者:李富鸿 娄磊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格致”讲堂 南京大学彭华民教授开讲第八十七期“格致”讲堂
下一篇:贵州大学研究生第27期英语沙龙—About Hobbies
贵州大学研究生 贵研新声公众号
网站管理 加入收藏 旧版回顾 贵公网安备 5201110200244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邮箱:gmo@gzu.edu.cn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网站维护:贵州大学贵研新闻社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