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首页 贵大研究生院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 导师风范 >> 正文
我心目中的好老师--育得桃李满天下
来源:贵研新闻社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17-06-24  点击率:396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育得桃李满天下

                       

            ——记林学院丁贵杰老师

                                      

 

        丁贵杰,1960 年生,内蒙古突泉县人。贵州大学林学院院长、贵州省森林资源共享与环境卫生研究中心主任,国家 7 部委“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贵州省核心专家、省管专家,贵州省首批省级重点学科和特色重点学科学科带头人,林学一级学科及博士点领衔导师,贵州省跨世纪优秀科技人才,东北林业大学客座教授,国家林业局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中国林学会森林培育委员长会常务理事、林木遗传育种委员长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贵州省九届、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


 

 

采访丁贵杰老师时正值学校暑假,贵州大学南校区正在施工,只有坑坑洼洼几条路,看不到学子们嬉戏打闹的场景。林学院办公楼外挖土机发出阵阵轰鸣,办公楼内却充满了工作气息,人来人往,神色匆忙。丁老师所带的研究生李敏告诉记者:“假期是做实验的高峰期,科研工作者是没有假期的。”

丁老师的办公室大门正对着楼梯口,一上台阶,办公室里的陈设一览无余,除了一张三人座的沙发和一台茶几外,就只有几本书、一台电脑和一株盆栽摆放在办公桌上。一进门,丁老师立即起身笑着迎向笔者。五十几岁的丁老师身材魁梧,面容端庄,眼睛炯炯有神。

 

              在学生心中

 

 

“丁老师很严肃,气场强大,交流的时候非常仔细,对学生的要求很严格。”研究生二年级的翟帅帅是丁老师的学生,他这样告诉记者,丁老师是典型的科研人员,对待科研工作没有丝毫懈怠,平时做事讲究亲力亲为,不管是编教材还是做项目,他都亲自“操刀”,有时也会让研究生参与,但如果能力得不到他的认可,是不能参与任何项目的。

 在另一名学生姜顺邦的眼中,丁老师对学生的要求非常高,课后作业要求学生把相关资料文献都查阅一遍,并写出感受,把存在的问题提出来。姜顺邦毫不掩饰自己对丁老师的崇敬,他说:“丁老师是一个特别正派的人,他经常告诫我们做学问、搞研究一定要心胸宽广,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他上课很生动,也很有激情,讲课内容很容易让人接受。同时,他对每一个学生都特别关心,不管是不是自己带的学生,只要遇到问题找到他,他都会给出精心准备的答案和建议。”

 “能成为丁老师的学生是很值得骄傲的,丁老师为我们争取了那么好的学习环境,宽敞的教室,每个人都配一台电脑,还有投影仪。”蔡琼边说边向记者比划,“丁老师名望高,他的学识既让学生感到自豪,又倍感压力,学长学姐毕业后不错的发展与丁老师治学的严谨是分不开的。”蔡琼现已是博士四年级,和丁老师已经相处了六个年头,蔡琼说:“现在和丁老师最大的交叉点就是学习,丁老师很忙,我也有事情做,惟有把研究做好,多发表高层次的学术论文才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

 问及对丁老师的第一印象,学生们都用“严肃”两个字来概括。学生赵熙州告诉记者,丁老师对待一年级的研究生比较温和,他善于采用严格加鼓励的教育方法,大家很愿意听从他的教导。

 

             做人为本,合作为先

 

 

丁老师曾说:“科研工作者一定要为推动人类进步、为社会创造更多财富而努力,这样才能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学生。”       

 

          

                          丁贵杰老师在马尾松丰产林  

                                      

        翟帅帅向记者透露,丁老师有一次做全国性的课题时,国家拨了五百多万科研经费,但是整个项目做下来共花了三百多万,剩下的两百万丁老师又给退还了回去。

在丁老师看来,不管是做教育、搞研究,还是其他事,都应该将做人放在第一位。一个人做人做不好,那就不要指望他能做好其他任何事。去年研究生复试期间,丁老师对一个面试者的诚信提出质疑,这位面试者的回答前言不搭后语,结果当然没有被录取。

“想要得到丁老师的认可,首要是品格。品德第一,能力其次。像做实验、写论文,在丁老师面前来不得半点含糊,他说这个实验必须按照什么方法来做,就必须这样来做,做不出来就继续做,反复做。弄虚作假是丁老师极其厌恶的。”翟帅帅说道,“也只有在这样严格的环境下,才有可能得到真才实学。”

只有做好了人,才能锻炼团队合作的精神。丁老师认为团队精神应该贯彻到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这一点他的学生们也深受影响。当丁老师和他的博士生忙不过来时,硕士生也会自觉加入到工作中。女同学做林学科研非常辛苦,土壤的晾晒和搬运很需要体力,这时候,其他男同学也会帮忙共同完成。每个月,丁老师都会抽出时间同大家开会,共同发现和解决研究中的问题,加深师生间的交流合作,达到共同进步的目的。

采访中,“我们团队”这个词在丁老师口中经常出现。他说:“作为一个学科带头人,一定要理清责任和权力的关系,要统领大家,协调关系,不能只顾自己,要使大家朝同一个目标进发,共享成果。”

20 年来,作为马尾松研究课题主持人,他一直与南方各省课题参加单位和研究人员保持友好的关系,一直恪守独立自主撰写论文的做法,也因此受到了课题参加单位的尊重,为高质量完成课题奠定了良好的人际关系。

 

            让人出乎意料的生活

 

      “我从来没有想到丁老师的家是那个样子,没有花花草草,只有书,就只有书而已,太简朴了。”“丁老师的家就是普通的公寓,空间不大,书房却不小,干净整齐,没有多余的修饰。老师睡眠浅,凌晨一点后就睡不着,起床时间很早,每天差不多只有五六个小时的睡眠,还经常忙到半夜。但是第二天早晨看到的丁老师还是一样的精神,换成我们是做不到的。五十多岁的人了,在二楼说话,整栋楼都可以听见。”李敏和翟帅帅这样说道。

丁老师说:“我对物质没有什么要求,现在生活条件已经很好了,有吃有穿,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小问题。”

丁老师本身搞科研教学就很忙,去年成为林学院院长后变得更加繁忙了,每天都忙于参加各种会议,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与学生的交流。

有一天晚上 12 点后,翟帅帅接到一个师兄的电话说,要他带上耳机来办公室帮忙录音。原来是省里组织特色重点学科答辩,需要制作视频,时间很紧,其他院校也都在申请,竞争压力很大。等他来到的时候,发现丁老师早就带着他的学生们在一直忙碌着。

当被问及有什么兴趣爱好时,丁老师的回答出人意料,他说在生活中没有其他爱好,就连年轻时喜爱的体育运动也因上了年纪而放弃了。现在,他唯一的兴趣和爱好,就是“马尾松”。

1986 年全国的研究生只有一万多人,毕业后的丁老师面临很多选择。但是因为他的导师,贵州大学林学院周政贤教授的一句话:“来贵州有事业要做,你来不来?”丁老师就放弃了去北京林业大学进修的机会,来到贵州,一干就是 20 几年,并且将根深深扎在这里,终身坚守着他的事业——马尾松研究。

丁老师坦言:“研究马尾松是一生的事业,一方面是受到周教授的影响,并坚持在周教授逝世后继续这伟大的事业;另一方面,进行马尾松研究是有价值的。我们一个团队多年从事这样一个研究,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并将继续传承下去。马尾松的生物学和生态环境学特性决定它在我们国家的森林资源发展和生态环境建设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树种。老百姓也可以通过马尾松的研究得到福利,老百姓和企业都需要我们的研究来提高生产力,获得更大收益。当然,这离不开自己的兴趣使然,这个树种对我们国家和林业行业很重要,它生命力很顽强,岩石缝里也可以生长,研究它非常有意义。”

正是多年来的辛勤耕耘,才有今天的累累硕果。在马尾松研究方面,丁老师主持完成的成果 3 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 项达到国内领先水平,一直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在国内外学报上发表论文 90 多篇,出版学术专著 1 部,制定国家行业标准 2 个。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3 项,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 1 项,二等奖 5 项,三等奖 2 项。

 

育得桃李满天下

 

丁老师说:“我很愿意和学生们交流沟通,我也是个直爽的人,对学术有着很高的要求,这样我才能为学生们解惑。对待学生教育我非常严格,学生们也会觉得我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吧。被学生们所喜爱,这是我们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最大的骄傲。”

丁老师对待学生的“严”是出了名的,但在另一方面,他对学生却有着深切的爱意,可谓是“惜才如命”。有些学生正是在他的关爱下,改变了命运。施积炎是他曾经的硕士研究生,来自江西农村。1999 年,施积炎父亲患病住院急需一笔钱,由于家境贫寒,这笔钱难以筹集。身为家中长子,面对这个难题,施积炎思虑再三,决定退学去广东打工,主动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丁老师知道这件事后,坚决不同意他退学,并安慰他困难总会解决的,随后丁老师主动拿出钱来替他父亲交了住院费,之后还用课题奖金给施积炎发放一定的生活补贴,使他顺利完成学业,并在毕业当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浙江大学博士研究生,随后又成为浙江大学 50 名后备年青精英之一。

为了使他的学生,尤其是家庭生活困难的学生能够安心学习和研究,丁老师总会在关键时候,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除了研究生培养经费之外,他还把自己的课题科研奖金拿出来,以奖励的形式补贴给学生,并在日常生活中给予他们细致入微的关怀。一位学生指着一旁的月饼盒子说:“这是今年中秋节,丁老师给我们发的月饼。他总是因为自己太忙而对自己的学生心存愧疚,每次有学生去看他,他都特别开心。”

如今的丁老师从事森林培育教学与科研已近 30 年,除了累累科研硕果外,他最大的收获是精心培养的数十名硕士生和博士生,本科生更是不计其数。他们分布在全国18 个省市自治区,活跃在高校和林业科研单位,以及基层林业部门。他们已然结成了一片森林,把丁老师根植于他们身上的“绿”,播撒在急需森林装点的土地上。

已近黄昏,记者结束采访,走出林学院办公楼,回望楼道依然是人影匆匆。脑海里浮现出研究生办公室里的一个实验玻璃瓶,里面是一粒粒饱满的马尾松种子。在不久后的某一天,这些种子将会在地球的某个地方破土而出,茁壮成长。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教与管的艺术
下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她,为学生做了一位老师能做的一切
贵州大学研究生 贵研新声公众号
网站管理 加入收藏 旧版回顾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邮箱:gmo@gzu.edu.cn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网站维护:贵州大学贵研新闻社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