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首页 贵大研究生院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 导师风范 >> 正文
我心目中的好老师--霜雪上的松柏
来源:贵研新闻社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17-06-24  点击率:379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霜雪上的松柏

 

                ——记电子信息学院傅兴华老师

                                                                    

 

傅兴华,现年 66 岁,贵州开阳人。现工作于贵州大学电子信息学院,任微电子学和固体电子学硕士点博士点导师、系主任,并致力于研究超导。从上世纪80 年代起,曾在超导体领域上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获得教育成果一等奖,贵州省科学进步二等奖两次,三等奖三次等多项荣誉。



栀子花开的六月,是送别毕业生的季节,由于傅老师忙于毕业生的答辩,事务繁多,无暇分身,我未能有幸和傅老师真正聊上几句,实在是一件憾事。正当我彷徨无果,默默地将笔记本塞回背包,准备离开电子信息学院时,电子信息学院的副院长丁召老师和傅老师的弟子赵师兄、谭师姐接待了我,让我能从另一方面领略傅兴华老师的风采。

 

“我们傅老师啊……”赵学长看着我,腼腆一笑,摸摸头说道,“我们老师已经是年近 70 的人了,平日也忙,不太注重其他事情。不过我想是他老人家害羞,不好意思采访哩,所以吩咐我们来和你聊聊……”

    在中国那段百废待新的70 年代,那时候还没有恢复高考,大学生都是由工人、农民、军人从劳动岗位上推荐出来的,这群特殊的大学生被称为“工农兵学员”,而傅老师就是那个时代的大学生。丁召老师介绍说,傅老师原本便是贵大 1973级电子系的学生,由于当时特殊的环境,傅老师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乡中学教英语。虽然专业不对口,可是傅老师并没有排斥,而是在教学的过程中努力学习,最终在 1977 年刚刚恢复高考的时候,考上了合肥工业大学的研究生。1981 年完成学业后,傅老师回到贵州大学教书育人,一直到现在。

   “傅老师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丁召老师说,“也只有这种执着的人才能在那段岁月里坚定己身,不断向前。”

                                                                


 

                                                                          不偏不倚,兢兢业业

 

 

诗者适致于花柳浪漫之时,舞者得趣于笙歌沸腾之处,而学者沉溺于思维反复之间。傅老师就是一名专注于科研,兢兢业业、地地道道的学者。

 

傅老师喜欢科研,热爱自己的专业,不怕辛苦,敢为人先。“我经常看到傅老师起早贪黑地在实验室做研究,而且不远万里到国外,将国际上最先进的知识、理论带回来。”丁召老师说。

 

1987 年,傅老师作为访问学者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从事微电子学和固体电子学的研究。1999 年,傅老师远赴美国阿肯色大学进行超导研究,将当时最先进的超导理论实践带回贵大。之后,在 2000 年,傅老师到日本琦玉大学访问研究,当时正值日本学者开始进行超导体二硼化镁研究,傅老师回到国内也率先开始二硼化镁的制备和测试,获得了当时国内这方面权威专家的首肯和支持。30 多年来的研究学习,傅老师曾做过多个国防研究项目,为国家的国防事业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我现在研三了,当年,我是听说贵大的傅老师对科研的严谨和执着,才跑来报考傅老师的研究生的,直到现在我还庆幸当年我来了。”赵师兄回忆起当年的往事,笑了笑。

 

可是当我问起傅老师的留学经历时,师兄师姐竟然异口同声地答道:“不知道,傅老师从来不和我们讲他的留学经历,或许老师认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不值一提。”赵师兄上网查了查傅老师的资料,表示今天才知道傅老师去过那么多国家。

 

一个下午的采访,我从师兄口中听到最多的词就是“科研”与“执着”,我恍然到,也只有傅老师这样爱上科研,爱上实验室的学者,才会不注重眼前的功名,才会不愿接受采访吧。

 

“从我跟着傅老师学习开始,我找傅老师从来不用打电话,就直接去他办公室找他,而且不用担心找不到老师。”赵师兄呵呵笑道。

 

傅老师的生活常年以来十分规律,通常早上七点半会准时出现在实验室,看看资料、阅读一份全英文的《中国日报》,下午会在实验室做实验,下班后锻炼一下身体。傅老师工作之余喜欢游泳,只要有时间就会去花溪平桥那儿游泳,一年四季始终保持。“傅老师喜欢游泳很多年了,直到现在还会在空闲之余坚持锻炼。即使寒冬腊月也未放弃过,这是年轻人都很难做到的。这样的习惯使得傅老师身体一直都非常健康。我觉得他的身体比我的棒多了!”丁召老师笑道。

 

傅老师的生活不偏不倚,学习研究兢兢业业,虽然平淡却不失充实。这是一种清福,不在桃李的灼灼争妍之中,而在文人的碗茗炉烟之上,苍松虽老,丰标犹在。

 

               志趣之外全无生活

 

 

宁有求全之毁,不可有过情之誉;宁有无妄之灾,不可有非分之福。我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傅老师,再适合不过了。

 

“我们傅老师为人很低调,从来不会去主动争取什么。我记得那时电子信息学院还没有从理学院分出来的时候,傅老师被任命为理学院的院长。可傅老师说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如果做了就无法安心地搞科研了,就这样他辞掉了院长职务。”赵师兄说道。

 

正是秉持着这种一切为了事业发展的执着,在傅老师的带领下电子信息学院的学科建设取得了大踏步的发展:1999 年,获得了微电子学和固体电子学硕士点的授权资格;时隔 4 年,获得了博士点的授权资格;2006 年,电子系得到211大学第二期重点建设项目的支持。

 

从几年前电子信息学院与理学院分离单立门户,到现在电子信息学院不断地改组和发展,并将电子系建立成贵州大学的优秀专业,这一切都离不开傅老师的努力。

 

“傅老师是我们学院的老人了。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才将电子信息学院建设起来!”丁召老师道。

 

赵师兄轻轻拍了拍他面前的电脑,自豪地说:“傅老师一手创建起贵州大学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的硕士点、博士点,是我们学院资历最老的老师之一。这个实验室里电脑的前生——刚退休的几十台电脑都是傅老师 2003 年自己掏钱买的。那时学校拨给实验室的经费有限,傅老师自己为实验室装配了贵大当时最好的电脑,而那时电脑比现在贵得多,你说这要花多少钱啊!”

 

傅老师放下的财货,有人为此忙碌了一生;傅老师抛弃的名利,有人为此虚度了一世。我仿佛感觉到我的笔记本记录下的不是文字,而是一种精神。我越发渴望见到这直爽、正直的老师,想知道这样一位不计功名,不重财货的老师究竟是什么样子。

 

 

               师者何止传道授业解惑

 

 

秋鸟春虫共畅义理,老树新花同含生机。傅老师与弟子的教与学,就是义理生机。

马老师是傅老师一手带出来的博士生,现在也是电子信息学院的任教老师。我问马老师对傅老师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什么,马老师说:“那年我和其他几位年轻老师刚来学校教书,傅老师就对我们说欠什么债都行,就是不能欠学生的债。这句话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傅老师就是这样要求自己,要求我们的!”

 

傅老师给学生的印象是又敬又怕,敬是因为傅老师关心学生、为人谦和,怕是因为傅老师对学生考试、上课、作业的要求很高。

 

傅老师考试的方法很有一套,虽然考试非常严格,但是不会让学生挂科。通常一场考试傅老师都会出四五套不一样的卷子,给座位挨着的同学发不一样的试卷,这样自然就不能抄袭了。如果有学生考试达不到要求,就再出卷子让他们继续考,一次不行考两次,两次不过考三次,直到学生不断充实,完全掌握了知识为止。

 

谭学姐说:“我们老师讲课特别认真,不单单使用 ppt 课件,每节课还亲自手书白板,一个一个知识点的写,讲得非常清楚。经常讲课太激情,忘记了时间。”

 

“而且我们老师特别开明,从来不会要求我们学习什么,研究什么,而是让我们自己选择。”赵师兄笑道,“老师致力于研究超导,但这几年学生中鲜有人选择研究超导,老师也从不强求。只要我们有喜欢的方向,老师都会教我们的。”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像傅老师这般有大智慧的老师,对待学生必定灵活,只求将学生引上路,对学生好的,做了便是。

 

良师不单授业解惑,更是学生生活上的益友。赵师兄说:“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惑都可以去找傅老师,傅老师都会很热心的帮忙。比如毕业生就业推荐什么的,傅老师都会热心帮助,像我这两月都去找傅老师十几次了。”

 

“开学有新的师弟师妹来时,傅老师都会和师兄师姐弄一次迎新晚会呢。”谭师姐说道,“傅老师好像一直在我们身边,从来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挺亲切的。有一次还给我们吹单簧管,还给我们唱歌,傅老师单簧管吹的挺好的。”

 

师生之间的情谊总是先淡后浓,再由浓化为平常,我想,傅老师一定是他学生心中的灯塔,即使未来走远了,也能知道方向在哪里。

 

道了一声谢,我结束了今天的采访,怀揣着笔记本走出师兄师姐的实验室。看着几步之外的傅老师的办公室,我心中暗自因未能见到傅老师一面而感到失

 

落。

 

忽然,身后有一阵风拂来,只见一道硬朗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身披夹克,步伐稳健,抬头看去,隐隐可见头发上的花白。他打开了那道紧闭的门扉进入实验室,我心想那定是傅老师无疑。

 

心与竹俱空,问是非如何安脚;貌与松共颜,知忧喜无由上眉。虽然我依旧没能看见傅老师的相貌,但我心中笃定,那面容一定犹如霜雪之上的松柏一般,心念至此,胸中了然。犹豫之间,我的手最终没有叩响傅老师实验室的门,想想现在堪堪下午三点钟,我这不速之客还是不要打搅了老人播撒智慧。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地质研究者中的墨家行者
下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教与管的艺术
贵州大学研究生 贵研新声公众号
网站管理 加入收藏 旧版回顾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邮箱:gmo@gzu.edu.cn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网站维护:贵州大学贵研新闻社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