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首页 贵大研究生院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 导师风范 >> 正文
我心目中的好老师--地质研究者中的墨家行者
来源:贵研新闻社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17-06-24  点击率:443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地质研究者中的墨家行者

                                                                               ——记资环学学院顾尚义老师

                                                                      


    顾尚义,生于 1969 年 8 月,贵州省纳雍县人。教授,地质学一级学科、矿产普查与勘探二级学科硕士点负责人,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地球科学系主任。中国第四纪科学研究会环境过程与演化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地质灾害防治工程行业协会专家。曾获得 1996 年与 1997 年度贵州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各一项,合作出版专著 3 部,发表论文约 60 篇。获得“贵州大学十佳师德标兵”“贵州大学三育人先进典型”等荣誉称号。

 

贵州大学新校区资环楼 423 的地球科学系办公室里,有位墨家行者。他坐在黑色沙发上,看起来一点也不符合人们眼中的博士形象——戴着厚厚的镜片,透着一股学究气。他,一米六几的个子,圆圆的脸庞,肤色微黑,略微有点双下巴,与人聊天时脸上总是透出专注的神色和亲切的笑容,习惯用手势来辅助表达感情,偶尔激动时,手臂上的青筋还会显出来,让我觉得他不像个博士,更像个农民,敦厚而朴实。

 他来自贵州毕节农村,小学到高中都是在镇里读。80 年代中后期,他成为镇里少有的大学生,在地矿部直属的成都地质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系就读。2002 年获得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博士学位。

 选择学地质专业,并非是顾老师打小的兴趣和心愿,更多的是因为家庭经济比较困难。他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两个弟弟在读书,因此为家庭减轻负担是年轻的他必须考虑的因素。“学地质虽辛苦,但待遇高。因为需要到野外工作,所以会有津贴补助。”顾老师说。

 通过本科四年的学习,顾老师逐渐喜欢上这门以逻辑为基础的科学。1991 年,他考上原贵州工学院的研究生,就读矿物学岩石学矿床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他留校工作。三年后,他进入中科院攻读博士研究生。

 他说,读博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然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97 年,顾老师在饭局上与人聊天,无意中听到这么一件事:威宁草海草场的草很好,

    但是羊吃了草后却出现软骨现象,很是奇怪。别人的随意聊天,却让顾老师这个有心人开始思考:“为何会这样?”他的学科背景使得他敏感于“镉”这一重金属。20 世纪,“镉”曾在日本富山县神通川流域引发公害事件。由于水质受到工业排放的重金属污染,很多妇女食用了污染土壤上种植的大米后会腹痛,甚至骨骼软化,常常喊痛,所以这种病被称为“痛痛病”。顾老师觉得,牛羊吃草后发生软骨病的病理与痛痛病有着相似之处。随即,他来到草场考察,将威宁草海草场的草和土壤带回贵大进行分析,发现草场里果然含有重金属“镉”。

 由于其善于思考,关心实际问题。同年,顾老师得以到中科院读博,同时完成威宁草海的课题研究。2002 年 3 月,正式被中国科学院授予地球化学博士学位。当时学校的职称评定资格要求硕士毕业后,当三年助教评讲师,担任讲师五年后评副教授。2002 年,顾老师获得博士学位即获评为副教授,并成为硕士研究生导师。

 

 

                   “志不强者智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

 

 在选拔研究生时,顾老师更注重学生的“志”:“自己要有想法,说明他一直在思考问题,才会主动学习。”现在的研究生,与以往的研究生相比,思维更加活跃,但是主动性略有欠缺。于是,顾老师将课程设置进行调整,增加科研时间,给学生讲现实、讲道理。

 

                          
                        顾尚义老师生活照

 

“现在读研究生是全自费,三年研究生毕业后,你与当年一起本科毕业的同学相比,有哪些竞争力?进而促使学生主动思考,这三年的研究生怎么读?”顾老师说。

 

“导师导师,主要是导,引导学生自己做出来。”因此,在日常的学生指导过程中,他会先与研究生讨论课题,给学生讲做这个课题的意义,提供课题所需条件,然后放手让学生自己去摸索,有问题再一起探讨、解决。

 

                           “亲知需躬行”

 

亲知,乃是自身亲历所得到的知识。顾老师说,他喜欢放手让学生自己来做全程。他带着学生一起外出采样,到了实验室就给学生讲方法。然后,从样品加工处理到实验后结果分析的整个过程都让学生自己来做。 

“自己动手才能学到更多,知道结果到底可靠不可靠。”因为有的实验设备对实验的结果也是有影响的。他回忆说,有一次学生做实验,发现“砷”含量特别高,觉得很异常,于是就去查文献,再根据排除法,最终确定是实验的器材对结果产生了影响。“这种与预想的分析结果不同的‘意外’发生很正常。”顾老师说,每当有“意外”,他会和学生们一起讨论,直到得出合理的结果 。

 

              “甘瓜苦蒂,天下物无全美。”

 

“科研没有确定的答案,有确定的答案再来研究,那样就不是科研了。”顾老师深知事物没有绝对的完美,因此他并不苛求。

 “相互学习,教学相长”是顾尚义的教学理念,让学生学到东西,自己也得到学习。“不是自己得出已知的结论再来教学生,而是有了思路,自己和学生一起来探讨,至于结果,我无法预料。”

“得到不可靠结果就离真理更近了一步,毕竟排除了一个错误选项。”

顾老师指导的 2013 级研究生毕晨时非常认同老师的观点,她说:“科学的东西也是螺旋式上升的,有对就有错,但只有自己亲自动手去做才能体味其中的真谛,不然永远依赖别人,是不会有进步的。”

 

 

             “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心兴天下之利,

             除去天下之害,以此为事者也。

 

“我觉得他是一个遵从内心的人,不会被外物所影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会为之去付诸行动。”毕晨时说,“他不功利,单纯只为学术上的突破和有所进展。现在很多研究生的研究课题都是跟着导师的项目来做,这样可能在生产经济方面比较好,双赢嘛,这很普遍,也能理解。而我师兄的选题是关于雪球地球方面的,正是我导师所谓的兴趣所在,因为他觉得这个方面很前沿,是一个好的突破点,就放手让师兄去做。”

 “我坚定地对顾老师赞一个!”毕晨时说,“顾老师为人正直、随和,专心学术,不流于世俗,不浮躁。”

 理论课上课常常是整个上午或整个下午。但毕晨时觉得上顾老师的课从不枯燥,而是经历一场“头脑风暴”,因为信息量很大,必须要全神贯注去听,如果有听不懂的地方,顾老师会不厌其烦地讲解。“上他的课很充实,收获非常大,真的能学到很多!”

   他经常给学生布置随堂作业,让学生去收集资料,自己到讲台上讲解。“对我们自身知识掌握情况、搜查文献、自主演讲方面都很有帮助。”毕晨时说,“这是顾老师的‘用心良苦’——潜移默化中锻炼我们,为我们以后毕业论文和毕业答辩做铺垫。”

“对于学生所交的作业,他都会认真仔细地看,甚至细致到标点、格式,而且还会对学生有所反馈,告诉其哪不好,哪里需要改进。”毕晨时感慨道,“如今,对于一份作业都能如此,我想他的认真严谨就不言而喻了吧。”

 

 

                     “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

                       犹有不孝者?”

 

他与自己的研究生是平等的,也是给予相对自由的。他并不会强迫学生在实验室打卡,“研究生是大人,不能限制太死,但是学术氛围要培养好。”他的随和,更多的是将自主留给学生,他不喜欢硬性要求学生留在实验室。

“强硬政策只能留住人,留不住心的啊,还不如自己灵活掌控时间,毕竟现在有一定自制力,也不需要再像小孩子那样要求必须要关在家里写作业,不许看电视、出去玩。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要变通嘛!”毕晨时的话与导师顾老师的理由尤其默契,“重要的是效率,又不是看谁在工作室呆的时间长。”

顾老师对自己的小孩也如对待自己的研究生一样,主张平等自主。1969 年出生的顾老师,今年 45 岁。很多与他同龄的人,孩子都上了大学,但他结婚比较晚,因此女儿才上初二,在贵阳十七中读书。女儿的学习比较紧张,作业很多,为了让她多休息,他在女儿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每天乘坐 248 路车,往返于花溪和市区,晚上回去指导小孩数学、英语、物理。

   “像对研究生一样,较有意识培养小孩对自然的兴趣。”他陪着女儿看CCTV 的纪录频道、科教频道《科学美国人》等较前沿的科普节目,长期的耳濡目染,使得女儿比较多的掌握了基础知识并培养了她的逻辑思维能力。

在他的培养下,女儿是理艺兼修的。他回忆女儿 7 岁时,看到班上同学弹钢琴,她也要弹,他就和女儿进行“平等交流”:答应买钢琴,但不能半途而废。“行!”“拉勾!”就这样,女儿现在哪怕学习比较紧张,也一直都在坚持学钢琴。

 在顾老师看来,他和女儿、学生都是平等的。“说到做到,答应了就要做到。”

 

 

                “士虽有学,而行为本焉。”

 

 他和墨子一样,积极践行。顾老师平时喜欢看书,尤其对哲学、历史、文学感兴趣,与学生上课时,也会提到相关知识。“学识确实渊博,涉及面广。”毕晨时说,“顾老师曾从国学谈到耶稣的裹尸布的宗教背景。”

 

 

 

                顾尚义老师生活照

                 

“了解历史文化,能对现在很多事得到合理的解释,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会这样。”他始终觉得博史可以通今,文哲可以思己。“学习理工科的人,要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人才能不沦为工具。”

 顾老师说:“人学习、工作、成家后,到某一阶段,就会自然地去思考——人为什么活着?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而他的答案很简单,只有三个字:真,善,美。真,科研求真;善,在道德上对自己有向善的要求;美,欣赏文学、艺术等生活中的美。

 在所有哲学家中,他最欣赏墨子。“其他人只是灌输思想,而他去积极践行。”在他看来,墨子是集思想家、实践者二者合一,从自身做起,来影响周围的人。

 而顾老师自己,就是位行者。为了科研,走过贵州的千山万水。他个子不高,走路却很快。他笑着说道:“搞我们这个的,自然就锻炼出来了。朋友们也羡慕,说我们这一行的就是好,既是旅游,又能做研究。”

 顾老师不是墨子的研究者,却是墨家思想的践行者。以他自身的实践,将墨家思想在资环学院里传开去。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贺祝平和她的艺术
下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霜雪上的松柏
贵州大学研究生 贵研新声公众号
网站管理 加入收藏 旧版回顾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邮箱:gmo@gzu.edu.cn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网站维护:贵州大学贵研新闻社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