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首页 贵大研究生院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 导师风范 >> 正文
我心目中的好老师--贺祝平和她的艺术
来源:贵研新闻社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17-06-24  点击率:379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贺祝平和她的艺术

 

                ——记艺术学院贺祝平老师

                                                           
    
 

贺祝平,1955 年生,河北人。贵州省核心专家、贵州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戏剧与影视学学科带头人、硕士生导师、教育部哲学社科课题评审专家。原贵州省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艺术科学学会理事、贵州省朗诵艺术学会常务副会长。在近百部影视、话剧、歌剧中饰演女一号,并多次获得过国内国际的多项奖项。担任课程负责人的《“表演技能”课程教学建设中原创剧目的实践与协同创新成果》项目获省级教学成果一等奖。目前是贵州省级精品课程《表演技能(剧目)》课程负责人。

                                                            

         

                                                                                                        艺术人生 40 年

 

      1955 年,贺祝平老师老师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父母是河北人,南下到了铜仁思南——一个靠近乌江的小县城。

那时小县城里面只有一个不是很专业的话剧团,贺祝平老师喜欢缠着她的叔叔带她去看话剧,叔叔就经常带着她去看“锅巴戏”(演出要结束的前二十分钟,就可以不用买票自由进去)。

 

“小时候能看看话剧,我觉得很幸福,这是我童年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贺祝平老师老师说。话剧团当时的台柱是原贵阳幼儿师范学校校长杨汉潜,他把四凤、春妮这些角色演绎得十分精彩,场场获得阵阵掌声。慢慢地贺老师对话剧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她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站在台上演出,获得属于自己的掌声。

 

1970 年,当贺老师得知铜仁市文工团在招聘演员,在妹妹的帮助下背着对演员行业有些误解的父母,她悄悄地报了名。

 

凭借对戏剧的一点天赋,她进入了文工团,没有专业的知识完全凭借满腔热血。在还没了解“大青衣”是很什么的时候,就被一部原创乌江戏的导演选中担任了女一号 —— 一个女驾驶员。

 

贺老师这样形容自己的第一次演出:上台之后,不敢看台下的观众,紧张和害怕使得她声音越来越小。带着紧张的心情,演完了整场,但还是获得了观众的掌声。首次的尝试令她很高兴,但她知道一切都只是个开始。

 

第一次的尝试后,她开始体会到演员不是单凭爱好和小聪明就可以做好的,而是需要不断学习和刻苦专研。在演过众多角色之后,她开始慢慢地积累了一些经验,找到了演戏的感觉。

 

1983 年贺老师人生发生了转折。10 多年的演出经历,反复出演同一个角色,看到她当时状态的陈雪筠老师(贺老师的戏剧启蒙老师)告诉她:你是时候走出去看看了。于是,她决定报考上海戏剧学院专修班。

 

刚入学,同班同学的基本功让她感觉到了差距,“努力学习、追求梦想”是她生活的全部,每天寝室、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

 

6 年后的 7 月 1 日,这是一个令贺老师终生难忘的日子:她成为了贵州省话剧团的一名专业话剧演员。刚刚从上戏毕业的她,接受了贵州省话剧团向她伸出的橄榄枝。60 年代的贵州省话剧团有“上海小青话”之称,享誉大西南,是贺老师一直梦想的地方。进入话剧团后,贺老师虚心向优秀的前辈学习,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贺祝平老师出席全国八次文代会

             
  

她曾在多部话剧中担任女一号,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随后,她又在中央电视台学习了 10 年。于 2005 年开始逐渐退居幕后,并成为了贵州大学艺术学院的一名教师。

 

 

              背后的故事

 

    40 年的艺术生涯,贺老师这样表述自己——坚持、执着、努力。一路走来,从一个小丫头到国家一级演员,贺老师说有四个老师令自己终生难。第一位是自己的戏剧启蒙老师陈雪筠;第二位是声乐教授宋树秀老师;第三位是上海戏剧学院的杨莹老师;第四位是贺老师的先生朱一民。他们见证了贺祝平老师的成长。

 

在铜仁文工团的时候,她在陈雪筠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贺老师感慨陈雪筠就像自己的一面镜子,照出最初的原始状态,让她看到了自己“糟糕”的一面。是陈老师用“骂”的方式,将她逼出去外面看看。“你再不出去进修,去接触一些新的东西,你这辈子就完了!”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改变了贺老师的一生。70 年代初,跟着宋树秀老师学声乐时,正值贺老师人生最低潮。当时贺老师在川黔湘这些地方巡回演出,光江姐就演了 100 场,由于演出条件很差,没有麦克风,只能靠嗓子喊,把嗓子喊坏了无法再继续声乐表演。一次在宋老师家中听课,看到报纸上刊登的一则消息——上海戏剧学院面向全国招收专修班学生。

 

   “这是个我可以走出去的机会,那段时间,我努力准备,我知道自己不能放弃!”贺老师说。在上海,贺老师开启了自己另外的人生。

 

1991 年,已经回到贵州在多部话剧中担任女一号的贺老师,在主演话剧《小院春秋》时,始终对自己当时的状态很不满意。于是,为了寻求突破,她自费来到中央戏剧学院导演干部专修班进修,并在进修结束后经人介绍,进入了中央电视台,学习电视剧制作、拍摄方面的知识。谁知道,这一干,就是 10 年

贺老师认为自己在号称是“皇家摄制队”的中央电视台实现了自己艺术上的蜕变。“在央视的日子收入很低,一个月只有 450 块钱。但我很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贺祝平老师说道。

 

在央视,贺老师从一个普通的场记干起,在气温高达 38 度的招待所里,她把自己关闭了整整三天。可当她把自己做的场景表交给导演时,导演一眼识破她从未干过场记,不过被她的执着刻苦精神所感动,没有炒她的鱿鱼,将她留在了剧组,开始了既艰难又新奇的电视剧拍摄和制作的学习,并最终让导演对这个演员出生的“半路场记”刮目相看。一次,在后期剪辑时,导演需要一个夜景的镜头。一盘带子是 60 分钟,上百盘带子,一个镜头,短短 5 秒,在上千分钟的镜头里面必须要准确找出来。由于贺老师提前做了大量的工作,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在 6000 多分钟的镜头中找出了这几秒钟的夜景镜头,

 

2002 年,当时的贺老师作为制片人又是主要演员之一拍了一部电影《扬起你的笑脸》。这部以家乡贵州为背景的电影,获得了中国电影“华表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六项国家级大奖。《扬起你的笑脸》的成功,让贺老师感觉到是时候回家了,她说:“如果在北京呆下去,可能就一直在给别人做‘嫁衣’的感觉。如果回到自己家乡来,就能够做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

 

回到贵州,贺老师开始拍自己的电影。在这个过程中,她觉得自己所学应该传授给后人,让更多的人从中受益。一年后,贺老师走上了贵州大学艺术学院的讲台。与此同时,她还是贵州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的学生,贺老师利用课余时间自学获得了贵州师范大学专升本汉语言文学学位。

 

贺老师说:“当时考专升本不是为了文凭,也不是为了职称,就是为了自己能够有一些文化的积淀。很多人都说演员是‘花瓶’没有文化,我要做一个有文化的演员。因此我克服各种困难,努力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获得了自己这辈子最骄傲的一个奖项——‘全国自学成才奖’。”贺老师表示,自己在“老师”和“学生”两者身份上转变得很自然,一面是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在学生身上延伸,一方面是作为学生丰富自己的文学修养、得到提升。

 

 

                                  学生叫她“贺妈”

 

 

贺老师在日常的学习和生活中就妈妈一样,学生亲切地叫她:“贺妈”。

   贵州大学的“戏剧与影视学”硕士点刚开始招生的时候,考生都是全国调剂来的,而且都不是学表演专业的,也没有一点表演的基础,这对任课的教师如何指导他们的学习与研究,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研一学生黄飞是一个东北女孩,2013 年调剂到贵州大学“戏剧与影视学”专业。因为本科学习播音主持专业,对学习表演感到很陌生,并有抵触情绪。刚刚入学时,她和几个同学还一起给贺老师提议不学习表演,而贺老师认为,虽然他们是“学术型”的硕士研究生,但是,作为“戏剧与影视学”专业的学生,对于表演实践与理论最起码的了解和掌握还是应该的。于是,贺老师花了很长的时间找他们谈话,耐心疏导,最终使他们从陌生逐渐地转向了熟悉,由不适应逐渐地产生了兴趣,从身体僵硬逐渐地解放了天性。表演技能技巧的学习训练放松了他们肌体,表演理论的学习研究使他们对表演有了正确的认知和较深的理解。

 

黄飞说,除了学习之外,“贺妈”还特别关心他们的生活。刚到贵州,对于外地学生饮食是最不习惯的,贺老师会开车带学生们去青岩吃猪脚。当学生过生日的时候,贺老师都会特意给他们发一封生日贺卡,里面全部都是爱的关心与鼓励。

 

在培养学生方面,贺老师喜欢这样:“用‘心’交流。”“希望学生做到眼高、手高,眼界要高,视野要开阔。”“一个都不能少。”

 

贺老师说,在自己的学生中,印象很深刻的是现在贵州电视台 5 频道制片人张扬。张扬是一个非常刻苦的孩子,很乖很听话。但是在表演上面就是一直缺少感觉,有一次排练独幕剧《99 朵玫瑰》,张扬演一个留守儿童——一个农民工的儿子,那一天他突然“开窍”了。演出结束,我在教室搂着他哭了,同学们也哭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在贺老师眼里,学生就是自己的孩子。因为有他们,所以贺老师的艺术之路还会继续走下去。

作者:龙猷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张汝舟先生与古代天文历法的传承
下一篇:我心目中的好老师--地质研究者中的墨家行者
贵州大学研究生 贵研新声公众号
网站管理 加入收藏 旧版回顾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邮箱:gmo@gzu.edu.cn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网站维护:贵州大学贵研新闻社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