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首页 贵大研究生院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声》杂志 >> 正文
法研“撩”法 | 都说婚姻是座坟 有人想进却不能
来源:贵研新闻社  作者: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17-05-18  点击率:280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大家好,我是Shaw。

 

江湖人称污姐,如今世道笑贫不笑娼,而我是污不是脏,莫方,莫方~

 


 

 

于是乎,我与我源组了CP名为“污染源”。

 

我是染了源的污

她是污染了的源

 

今天,由我来做本期栏目,谈一个略为严肃的话题。辣么,进入正题。(瓜子憋磕了,小板凳也憋晃了,我严肃起来自己都害pia)


 

 

刚刚过去的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简称IDAHO或idahomophobia)。源于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目的在于号召世人关注对同性恋的恐惧,和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的一切加在肉体上及精神上的暴力与不公平对待。亦关注对于跨性别,双性恋及不同性小众人士受到的不公平对待。

 

由此我们主要关注到一个群体:同性恋群体。

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同性恋群体的婚姻合法化。

 

 

什么是同性恋?

 

公认的说法是,同性恋,又称同性爱,是性取向之一,是以同性为对象建立起亲密关系,或以此性取向做为主要自我认同的行为或现象。这是人类多元化发展的一种具体表现。

 

 

性取向性取向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各种性取向并无优劣之分。美国心理协会发表的一篇科学文献表明:长期的实验记录证明,同性恋无法被“矫正”,性取向无法改变。学界早已得出了较为一致的看法:同性恋有深厚的生物医学基础,同性恋者的性取向是由同性恋基因决定的,无法通过后天改变,不是一种选择,也无法自我控制。中国中华精神科学会在2001年4月通过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也不再笼统地把同性恋认定为“精神障碍”或“心理变态”、“性变态”。



 

 

也就是嗦,你喜欢的人的性别,你无法选择,你也并非出现了心理疾病,你需要付出巨大勇气去做的,是正视并接受这一点。

 

也就是嗦,那些自称以前喜欢女的,现在喜欢男的男银,请警惕他是不是要当你gay蜜骗炮。

 

 

 


科学界已对同性恋的“合法性”予以认可,那与我们社会生活息息相关,用以规制我们行为、维护我们权益的法律制度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又抱以何种态度?

 

21世纪以来同性恋合法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首先在欧洲形成浪潮,并有向北美洲、澳洲甚至南部非洲和南美洲发展的趋势。到20015年6月为止,世界同性婚姻已合法化的国家有: 丹麦、挪威、瑞典、冰岛、荷 兰、西班牙、德国、芬兰、瑞士、葡萄牙、比利时、英国、加拿大、巴西、墨西哥、南非、新西兰、克罗地亚、美国。部分地区合法化的国家: 阿根廷、澳大利亚。 但是当前,世界上仍有7个国家对同性恋者处以死刑,另有80多个国家把同性恋视为犯罪。在绝大多数国家,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等性少数人群被相关国际公约所承认的基本人权并未得到实际保障。在亚洲地区,仍有20多个国家把同性恋定性为犯罪。

 

在美国,争取同性婚姻权益的活动超过40年。最早在1970年代,一对明尼苏达州的男同性恋人Bakery与McDonald申诉同性婚姻,却以败诉告终。到了2004年,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首个认可同性婚姻的州。2014年,全美已有36个州承认同性婚姻。2015年6月的美国最高法院判决,让美国成为全球第21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在中国,司法界与国际较为显著地宽容对待同性恋相比,态度谨慎。我国1979年刑法和1997年修订后的新刑法中均没有处罚同性恋行为的专门法律条款,但是按照1979年刑法类推原则,如果发现同性恋或其他性变态行为( 如 “露阳癖”、“摩擦癖”、“窥淫癖”等) 具有社会公认的罪错性质、为现行的社会道德规范和法律规范所不容时,也要受到与刑法分则条款最相近内容的处罚,一般以流氓活动罪论处。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中取消了类推原则,实行“罪刑法定”原则。说明不再把同性恋当作犯罪处理,即不再认为同性恋是犯罪。

 

 

 

中国学界,同性恋不再被认为是一种心理疾病,也不再被认为是犯罪,那么同性恋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了么?同性恋群体最亟待解决的婚姻合法化,得到立法认可了么?

 

没有。

 

《婚姻法》第五条规定: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

 

这说明在我国,准许结婚的前提是双方性别不同,在此前提下,结婚需进行登记,未经登记的婚姻不被法律认可与保护。也说明了同性恋在我国虽不再认为是一种犯罪,但也仅仅是“去犯罪化”,同性恋在立法问题上处于边缘地带甚至未被考虑予以立法保护。从2001年李银河第一次托人在全国两会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开始,她已经连续十年在两会期间提交提案。而政协给予的答复模棱两可打太极:“要进一步细化,增加调查结果及实施方案的细则。”此后,“同性婚姻”的话题一直未到正规的讨论与重视。

 

 

 

此外,在2008年《广电总局关于重申电影审查标志的通知》中提到“对电影中夹杂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展现淫乱、强奸、卖淫、嫖娼、性行为、性变态、同性恋等情节必须进行删减”。同性恋虽法无明文规定为犯罪,但它时常与“强奸”这一犯罪行为被同时提及,与“淫乱”、“嫖娼”等被显著认为是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公德的行为相提并论。

 

中国大陆这一问题悬而未决,与我们仅一海峡之隔的台湾,在此问题上,至少目前看起来,已走在亚洲各国各地区的前列。2016年11月8日,台湾“立法院”已经一读通过修正民法第972条第婚姻平权法案,内容是将婚姻的定义从“男女”改为“双方”。

 

看来湾湾,很有可能要先弯为敬。

 


同性恋群体立法维权之路举步维艰,但真正阻碍同性恋婚姻立法的,不是政府,不是专家学者,而是我们社会当中最为普通平常的普罗大众,是在我们生活当中,每一个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必须避而不谈应该唾弃的精神障碍变态心理伤风败俗有违伦常的人,以及因此不敢勇敢发声甚至不敢直面自己的少数同性恋群体,其中最大的阻力,来自他们的家庭。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

 

“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这里展开而谈的话,又是另一个宏大的话题。

 

每个人生来都是平等独立的个体,拥有完全自主的权利,去选择爱任何一个人,选择爱任何一种性别甚至无性别之分的人。在不影响他人正常生活的范围内,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能够包容这个世界千变万化的选择,包容与自己截然相反的观念与人,是我们人作为高级生物,与只靠生物本能驱使的动物最大的不同之一。

 

“男女”只是生理上的性别区分,“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最后,安利一部纪录片:《有性无别》。


 

以上。

 

 

 

文:Shaw

编辑:殷樱子

作者: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艺术鉴赏 | 陶艺那些事儿
下一篇:研说新语|为什么《摔跤吧 爸爸》在中国能这么火?
贵州大学研究生 贵研新声公众号
网站管理 加入收藏 旧版回顾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邮箱:gmo@gzu.edu.cn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网站维护:贵州大学贵研新闻社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